上海站设为首页|加入收藏

澳洲移民动态

澳洲政策已收紧 山东“移民村”致富神话难复制

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 发布日期:2013-08-02 09:11    点击:

 
“2007年之前,澳大利亚紧缺电焊工人、木工等,当时对移民几乎没有英文的要求,很多村民成功移民。后来有过雅思单科成绩需要过4.5的较低要求,还是有很多村民能够通过学习达到这一水平。 2011年,澳规定技术移民英文水平要达到单科6.0以上,普通村民很难达到,英语成为村民移民澳大利亚的拦路虎。”
 
  日前,有媒体报道称山东济南附近一个村子的村民在澳大利亚当上了技工,过上了富庶的生活。“移民村”和它的“致富通途”旋即引起人们的关注。然而,据本报记者多方调查,“移民村”现象实际上是发生在五六年前的事,虽然现在仍然有村民为此努力,但由于澳大利亚近些年移民政策收紧,这一现象已难再复制。
 
  全镇十年千余人赴澳“打洋工”
 
  被媒体称为“移民村”的是山东省济南长清区孝里镇后楚庄。据《齐鲁晚报》报道称,“凭着过硬的电气焊手艺,总共201户的村庄有25户在澳大利亚‘打洋工’,拿到了绿卡。”
 
  本报记者连线孝里镇政府办公室主任王健,据他确认,媒体对孝里镇“移民村”的报道是属实的。在孝里镇,这样的村庄不止后楚庄一个。十年间,在5万余人的孝里镇,前前后后共有1000多人赴澳“打洋工”。王健说,其中有一半已经获得绿卡,而另一半持有的是临时工作签证,还在绿卡的申请过程中。
 
  据王健介绍,除了电焊工移民澳大利亚以外,还有从事机械加工、木匠等职业的技术工人,村民都是因个人关系和个人学习成功赴澳洲,并非孝里镇注重职业教育的原因。
 
  第一人因手艺好被外国人相中
 
  为什么孝里镇的村民能够“意识”到可以通过自己的技术移民到澳大利亚呢?王健称最先了解到相关政策成功赴澳的村民也是由于一个“偶然的机会”,之后大家看着过得好,便也“效仿”起来,村民移民都是靠个人的努力,相互借鉴。
 
  《齐鲁晚报》在报道中介绍了第一个吃螃蟹的村民尹法刚。据报道,2005年,尹法刚在深圳给一家船厂打工。“客户几次检查,别人的电焊活儿通不过,就他的活儿每次都很出色”,因此,公司里一个外国工作人员注意到他,并提示可以去澳大利亚,“挣得比中国多,你的手艺准行”。
 
  当时出国费用约为12万元,尹法刚凑齐这笔钱交给中介。据报道,到了澳大利亚的尹法刚工作三年后,“在墨尔本买了大房子,生了澳洲籍的小儿子”。村里人知道以后,“都坐不住了”。
 
  “月入两万多住房220平米”
 
  在媒体的报道中,后楚庄有25户年轻人先后到澳大利亚打工,其中19户生活在珀斯一个社区里,相距不过十几里路。村民们将那里称为“小后楚庄”。
 
  媒体采访到其中一位王兆生。据称,目前36岁的王兆生和一家人在澳大利亚生活。他于2006年通过劳务中介去了澳大利亚珀斯,在造船厂干电气焊。
 
  按澳大利亚规定,王兆生每周只需干活38小时,每小时能挣36澳元(约合人民币198元)。如果周末加班的话,工资是平时的1.5倍。王兆生周薪约1700澳元,扣税30%后每月3000多澳元拿到手,相当于人民币2万多元。
 
  出国两年多,王兆生一家拿到了绿卡,房子220平方米,院子760平方米,院子里种花种草也种点菜。王兆生还花7000多澳元(合人民币4万元)买了两辆车,一辆丰田、一辆二手本田,夫妻两人一人一辆。除此之外,王兆生还能不时地寄钱回家。2011年,王兆生夫妇又生了一个女儿,女儿一出生就获得澳大利亚国籍。他们发现生孩子不但住院不花钱,当地政府还补助了5000澳元。
 
  技术工人在澳生活较好
 
  这些技术工人在当地的生活真如报道中所说的吗?中国驻澳大利亚使馆经商参处的工作人员告诉本报记者,在澳大利亚,技术工人的社会地位不低,工人和工会组织力量庞大,如果是有真本事的技术工人,并且会外语,那么在澳大利亚的生活会比较好。
 
  记者采访了北京一家移民机构移民部资深顾问衡莉莉,她对记者介绍说,这些移民主要是先去西澳洲的珀斯,珀斯是占澳大利亚全土三分之一的西澳洲的首府。在当地,这些技术工人属于中等生活水平,一般中国工人较为勤劳,那么可以达到中等偏上的水平。
 
  英语成为村民拦路虎
 
  虽然“移民村”确实存在,但据王健介绍,“那是五六年前的事了”,现在再这样称呼已经不甚准确。因为“澳洲那边的移民政策的变化,很少有人再过去了”,王健说。
 
  据衡莉莉介绍,能够实现大规模赴澳打工应该是在2007年之前。电焊工人、木工等职业人才在澳大利亚较为紧缺,加之当时澳大利亚对于移民几乎没有英文的要求,所以有很多村民通过据北京青年报消息:
       技术移民到澳大利亚。后来有过雅思单科成绩需要过4.5的较低要求,还是有很多村民能够通过学习达到这一水平。
 
  2011年时,澳大利亚移民政策发生了较大变化,那也是对技术移民“收得最紧”的一年,当时,澳大利亚规定技术移民者的英文水平要达到单科6.0以上的水平,衡莉莉说,这相当于大学英语6级以上的水平,在衡莉莉看来,普通村民很难达到这样的英语水平,英语成为村民移民澳大利亚的拦路虎。
 
  村里年轻人仍在为赴澳努力学英语
 
  中国驻澳大利亚使馆经商参处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“现在他们要移民过来不容易了”,过来之后也要学习考证,面临重重困难。
 
  从2012年,澳大利亚技术移民打分制发生了变化,衡莉莉将此解读为技术移民又“稍有放宽”,但并没有改变英文要求,所以,移民村现象只能是五六年前的事,很难在当下复制。
 
  “有的几天前已出去了,有的交了中介费正在办手续”,但出国越来越难,后楚庄妇女主任金道兰说,国外对英语和电焊技术的要求越来越高,出国的花费也越来越高,两口子加起来得20多万。
 
  然而,由于早期移民澳洲的村民的生活“令人羡慕”,在孝里镇仍有年轻人为赴澳努力,报道称当地村民仍然能经常看到年轻人抱着一本英语书学习。
 
  内存
 
  澳洲仍需高水平技工
 
  有别于投资移民,技术移民是靠申请人的文化程度、职业技能、语言能力等方面的综合实力来申请移民。
 
  澳大利亚的技术移民实行的是打分制,如果申请人所从事的职业在澳洲技术机构所列的技术职业清单中,那么会根据工作年限得到十分利于申请的加分。而这份职业清单的制定为的是更好地满足澳洲劳工市场的需求,同时帮助澳洲政府吸收具备更高需求的技术人才与短缺的技术工人。
 
  据衡莉莉介绍,这个表每年7月1日会有一些调整,目前,焊接工等技工类职业还在列表之中。
 
  记者对今年7月1日刚刚公布的最新职业列表进行统计发现,在187种列明的职业中,有约35项是包括电工、木匠、焊接工、石匠等在内的技术工种。其余职业涉及各行各业,如会计、精算师、工程师以及医护人员等。